<progress id="1bf5l"><var id="1bf5l"><del id="1bf5l"></del></var></progress>
<var id="1bf5l"><strike id="1bf5l"><progress id="1bf5l"></progress></strike></var>
<cite id="1bf5l"><strike id="1bf5l"></strike></cite>
<menuitem id="1bf5l"><dl id="1bf5l"><address id="1bf5l"></address></dl></menuitem>
<var id="1bf5l"></var>
<var id="1bf5l"></var>
<var id="1bf5l"></var>
<var id="1bf5l"></var>
<var id="1bf5l"><strike id="1bf5l"></strike></var>

深途公司與您一起領會教育信息化2.0 時代 教育數據開放的戰略價值與實施路徑

教育數據開放的國際審視

目前全球教育數據開放正處于起步階段,其作為數據開放運動的一部分,受到眾多國家的關注。美國、英國、法國、澳大利亞等國紛紛制定教育數據開放戰略,以指導本國的教育數據開放。

美國教育部為響應美國的開放政府計劃,從2010年開始,每兩年發布一版《美國教育部開放政府計劃》,每個版本在上一版本的基礎上進行補充和擴展,目前已經發布了5個版本。

該計劃提出要建立ED Data Express網站,提高公眾訪問和探索教育部中小學教育辦公室(OESE)收集高價值國家級數據的能力;在Data.gov、Recovery.gov、National Center for Education Statistics(NCES)等網站上及時發布教育領域的電子數據;在保護機密的同時提供數據發布和共享方面的技術支持;組織數據戰略小組(Data Strategy Team,DST)協調不同部門之間的數據戰略問題;設立首席隱私官(Chief Privacy Officer,CPO)協調各部門工作并負責指導隱私政策的制定。

此外,美國政府在2014年4月9日發布的《開放數據行動計劃》中指出將進一步發布教育等高優先級別的數據,并在政府數據開放平臺上開放教育領域的數據集。到目前為止,共有393個數據集可供社會公眾免費獲取和利用,涵蓋了學生、學校、教師、中學教育、特殊教育等眾多方面(Data.gov,2018)。

英國教育部于2012年6月發布了《教育部開放數據戰略》,對英國教育部開放數據的目標、價值以及到2012年6月為止教育數據開放所取得的成績進行了總結,并提出未來的教育數據開放計劃,即采集和發布大型常規數據集(如開放全國學生數據庫的匿名數據訪問權限、提供更多的學校數據和學生表現數據、開放學生就讀學校和就業機構數據、開放更多有關兒童服務的數據)、注重用戶反饋、向企業開放數據從而為學校提供更好服務、不斷提高發布數據的質量等(Department for Education,2012)。

2013年11月,英國政府頒布了《G8開放數據憲章英國行動計劃2013》,提出要開放教育等12個領域的高價值數據集。目前英國數據開放平臺Data.gov.uk中已公開1383個教育領域內的數據集,涵蓋了學習者、教育培訓、國家課程等多方面的數據(Data.gov.uk,2018)。

法國的《透明和協作的政府:法國國家計劃》指出,教育作為數字計劃的一部分,教師、學生和家長之間數字生態系統的發展需遵循政府數據開放平臺戰略原則,并對所有數字內容和服務供應商公平開放,同時注重學生個人數據的保護以及數據的可移植性(French Republic,2015)。

澳大利亞的《國家政府信息共享策略》對澳大利亞目前的教育數據開放情況進行了總結,如建立MySchool 網站,其中包括澳大利亞近1萬所學校的簡介、每所學校規模、人員配備比、學生背景和國家評估計劃中識字和數學測試結果等數據,并向社會公眾開放(Office of the Australian InformationCommissioner,2010)。

新西蘭的《高價值公共數據重用的優先級與開放——流程與指南》指出,政府將通過主動發布納稅人資助的數據,協助教育領域、研究領域、科學界和公眾共同構建現有數據體系,以獲取并應用新知識。此外,法國、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已在各自的數據開放平臺(Data.gouv.fr、Data.gov.au、Data.govt.nz)上不同程度地開放了教育領域相關數據。


目前我國教育數據開放工作大部分停留在信息公開層面,教育數據開放正處于起步階段。國家已經出臺一些政策文件,對教育數據開放進行了初步規定。


如《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規劃》指出要制訂出臺教育數據管理辦法,規范數據的采集、存儲、處理、使用、共享等全生命周期管理,保證數據的真實、完整、準確、安全及可用,實現教育基礎數據的有序開放與共享。

又如《教育部機關及直屬事業單位教育數據管理辦法》中提出要推進教育數據的共享,以共享為原則、不共享為例外公開教育數據。此外還提出公開教育數據要依照相關法律法規,在滿足社會公眾知情權的前提下,有序開放公共教育數據資源。

在數據開放平臺建設方面,上海市政府數據服務網、深圳市政府數據開放平臺等一些發達城市的數據開放平臺已經率先公開教育領域的相關數據,并提供了數據接口供第三方直接獲取和應用。

2

教育數據開放的戰略價值

1教育數據開放是推進新時代更高質量、更高層次教育開放的重要動力

教育數據開放是教育開放的新特征。隨著我國教育開放事業的不斷發展,教育對外開放的數據類型和數據量亦不斷豐富,教育數據開放將會推動新時代我國教育走向更高層次和更高質量的開放。主要表現為以下三個方面:

第一,教育數據開放有利于提升中外合作辦學質量。將學校甚至所在區域內的教育數據向境外合作方開放共享,有利于境外合作方了解學校情況,并根據學校需求合理部署教師、設備等資源,提高辦學水平。辦學雙方數據融通共享能夠進一步提高各項評估的科學性,提高教學與管理水平,完善中外合作辦學質量保障體系,提升合作辦學質量。

第二,教育數據開放有利于推進我國與其他國家的學分互認。中外雙方將其所持有的教育數據開放共享,能夠使雙方更清晰地了解彼此學校的發展狀況、教學計劃、課程設置、人才培養、教師教學情況等,為學生的學分互認提供更多的選擇與評估依據,促進我國與其他國家的學分互認。

第三,教育數據開放有利于推動我國積極參與全球教育治理。向其他國家開放我國的教育數據,一定程度上能夠在國際上推廣我國教育教學改革發展的經驗,強化我國在國際教育治理中負責任的大國形象,深度參與國際教育規則制定。

2教育數據開放是實現教育數據資產增值的基本保障

大數據時代,教育數據的價值正在被廣大教育者重新認識和評估。教育數據不再僅僅是一堆用作統計的簡單“數字”,其正在成為一種變革教育的戰略資產和科學力量(楊現民等,2016)。教育數據資產作為大數據時代資產的新形式,是指在學校教育活動中產生、并根據教育需要采集與積累、為學校擁有和控制、一切為教育發展服務并能夠創造巨大價值的數據資源(潘青青等,2018)。

教育數據開放能夠實現教育數據資產增值,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

第一,教育行政各部門內的數據開放能促進教育行政數據價值的最大化。教育行政部門掌握著大量的數據資源,行政部門內部數據開放,能夠匯聚各部門數據,便于數據的整合、分析,發揮數據的價值,從而促進決策的科學化和教育資源的合理配置,實現教育行政部門內的數據流轉與價值創造。

第二,學校各部門內的數據開放能促進學校數據價值的最大化。學校作為教育活動的主要發生場所,每時每刻都產生、匯聚著大量的教育數據,學校各部門之間開放彼此擁有的數據能夠匯聚學習類數據、教學類數據、管理類數據、科研類數據以及服務類數據等,為發揮教育大數據在教育管理、教學模式、個性化學習、教育評價等方面的重要價值奠定基礎,從而實現學校教育數據資產的增值。

3教育數據開放是提升政府教育治理能力的有力舉措

教育行政部門負責制定并指導、督促、檢查和組織實施我國教育事業的各項中長期計劃,全國各區域、各階段教育的方針政策、法律法規等,協調其他政府部門共同推動我國教育事業高效、和諧、平衡、可持續發展。合理開放政府各部門數據能夠提高政府的整體治理能力(司林波等,2017),教育行政部門作為政府機構的重要組成部分,適度有序開放其持有的數據同樣有利于提高教育治理體系和教育治理能力的現代化水平。

第一,開放教育行政部門的數據能夠促進社會各方參與教育治理,發揮社會各方對教育部門事務處理的協助作用,推動社會共同治理。教育治理是面向教育領域的一個行動過程,是政府、企業和學校等多社會主體依托正式或非正式制度在主體間進行協調及持續互動的行動過程(劉來兵等,2017)。社會參與能夠提高教育行政的回應性,保障教育公共服務公平性,補充公共教育服務供給力量(蒲蕊,2015),推進教育治理行動進程。

第二,開放教育行政部門的數據可以提升部門透明度,提高公信力,保障公眾的知情權、監督權和公共數據的使用權。公眾可以通過教育部門開放的數據了解目前國家教育領域的重要決策、重要事務以及教育領域當前發生的與公民權利和利益密切相關的事件,并對行政部門的各種決策進行監督,保護自身權益,穩定社會秩序,促進教育行業和諧、可持續發展。

第三,開放教育行政部門的數據可以為教育管理與決策提供科學的數據支持,促進教育決策的科學化。數據開放能夠匯聚、整合不同部門的數據,為教育管理者提供更加多元、高質量的數據,通過科學的數據統計與分析使教育決策更加貼近現實問題,識別其特性與規律,從而“對癥下藥”。

4教育數據開放是推動教育行業發展的關鍵力量

教育數據開放能夠促進教育領域內、教育領域與其他領域的數據流轉與融合,為整個教育行業帶來巨大的經濟利益,推動整個教育行業發展。

第一,教育行政部門數據的對外開放能推動教育行業發展。政府開放其保有的數據供社會增值開發和創新應用,為其生產、生活和經濟社會活動服務,可助推經濟增長和社會發展,激發大眾創業、萬眾創新(鄭磊,2015)。教育行政部門將其擁有的數據向社會組織、各類教育機構、教育服務公司開放,能夠最大程度實現社會數據資源有效配置和充分再利用,同時融合教育、金融、交通、醫療等數據,亦能帶動大數據產業、數據服務產業等新興產業的發展。

第二,學校教育數據的對外開放能推動教育行業發展。我國的教育大數據產業正在興起,隨著信息技術的不斷發展,將創造出巨大的商業價值。

一方面,學校將其所擁有的數據向各類教育機構和教育服務公司開放,可以為其提供多元、高質量、高密度的數據集,減少其在數據采集、整合等方面所投入的人力物力,從而將更多的人力物力投入到經營管理、人才培養與創新應用等方面,促進教育市場的良性發展。

另一方面,各類教育機構與教育服務公司在擁有學校開放的學生學習、教師教學、教學管理、設備運轉等真實數據的基礎上,通過數據分析與挖掘,可以為學校及社會提供種類更多、質量更優的服務,從而促進整個教育大數據產業迅速發展,推動其產生更大的經濟價值。

此外,學校將其擁有的數據向金融、交通、醫療等領域開放,不僅可以使學校師生享有更加個性化的金融、交通、醫療服務,也可以促進形成新的立體式的經濟增長模式,推動教育行業快速發展。

5教育數據開放是構建智慧教育新生態的基礎條件

智慧教育是依托物聯網、云計算、無線通信等新一代信息技術所打造的物聯化、智能化、感知化、泛在化的教育信息生態系統(楊現民,2014)。信息生態強調人與所處信息環境的互動統一,通過彼此間信息交換,促進要素發生改變,進而促進信息生態系統自我組織,自我適應(劉智明等,2018)。

數據作為人與信息環境交互的媒介,是信息生態系統中的新要素。大數據時代,信息生態強調開放性,系統開放性是影響和改變信息生態系統的重要因素(陳茫,2015)。教育數據的開放共享能夠匯聚學校各部門、各系統所持有的數據,推動整個生態中的數據流轉,促進智慧教育“智慧”的實現。

教育數據開放能夠促進新時代智慧管理、智慧評價與智慧服務的發展,從而為構建智慧教育新生態奠定基礎。

智慧管理方面,跨部門的數據開放共享能夠極大豐富決策系統所擁有的數據量與數據類型,經過多元數據分析可以更加智能地識別各系統的需求,精簡處理流程,科學統籌決策,使各個系統更加智能地運行,推動整個學校的智慧管理水平。

智慧評價方面,利用跨部門的數據從多個維度多個層面對教師的教學質量、學生的學習效果等進行評價,可以打破傳統的以經驗為主、較片面的評價方式,真正實現“用數據說話”的全面智慧評價。

智慧服務方面,教育系統與外部系統(如金融、交通、醫療、能源等)的數據互聯共享能夠使學校、企業、政府形成一個良性的數據開放生態,從而使教育行業為全社會提供更加個性化的學習與培訓服務。

作者:楊現民、周寶、郭利明、杜沁儀、邢蓓蓓;江蘇師范大學;來源:《現代遠程教育研究》網絡首發論文。本文系節選。


聲 明 

本微信轉載文章出于非商業性的教育和科研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立即聯系我們,我們會予以更改或刪除相關文章,保證您的權利。

Copyright ? 2018-2019 shentu828.com. 鄭州深途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豫ICP備18034878號-1

小东西我们在水里做运动_老何船上弄雨婷第12章_(无码视频)在线观看